临床病例:哺乳仔猪伪狂犬病的异常眼部表现 - 其他 - 养猪科学网

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疫病防治 > 其他 > 正文

临床病例:哺乳仔猪伪狂犬病的异常眼部表现

来源:pig333.com Edgar Wayne Johnson   
       中国东部一家大型商品猪场(2000头以上母猪)报告称,几窝哺乳仔猪出现了一种罕见的眼部混浊和失明情况。母猪正常进食和产奶。死胎和虚弱仔猪的数量略高于正常值,断奶前死亡率升高。在几窝猪中观察到失明、角膜混浊和眼部肿胀症状。(图1)。
Figure 1. Pig with corneal opacity.
Figure 1. Pig with corneal opacity.

 

图1:角膜混浊的猪

受影响仔猪的情绪低落、嗜睡,无法哺乳。流产率有所上升,但未观察到流产率的大幅上升。木乃伊胎的数量在正常参数范围内。未报告其他临床症状。快速检查育种记录排除了可能的遗传原因,因为猪场中不同的遗传系也受到了类似的影响。

鉴别诊断包括猪蓝眼病和眼部细菌感染。蓝眼病由副粘病毒引起,据说在墨西哥部分地区呈地方性流行。其会导致种猪的中枢神经系统疾病、肺炎和种猪的生殖问题,包括公猪的睾丸炎和角膜病变,但在中国或墨西哥以外的任何地方都没有发现。蓝眼病的初步诊断将通过观察不寻常的临床症状,并通过PCR和病毒分离来确认。

维生素A缺乏可能会导致严重的眼部病变,但在这个现代化的大型商品猪场中,不太可能发生这种情况。

诊断

猪场对其中一头受感染的猪实施安乐死并进行了解剖。将新鲜和福尔马林固定的组织(肝脏、淋巴结、大脑)以及新鲜的仔猪眼睛(图1)提交给实验室。

除眼部病变外,猪场工作人员未发现任何肉眼可见的病理变化。从眼睛吸出的眶内液体看起来清晰且不明显。用吉姆萨染色的眼液涂片显示出一些单核细胞和一些杆状细菌。从眼液中分离出一些大肠杆菌。

排除了细菌引起的可能性。福尔马林固定的淋巴结、脑和肝通过快速石蜡切片法处理,并用H&E染色。

Figure 2. Perivascular cuffing and gliosis. Cerebrum.
Figure 2. Perivascular cuffing and gliosis. Cerebrum.

 

2:脑血管围管现象和胶质增生。大脑。

脑部显微镜检查显示脑膜脑炎伴有血管围管现象和胶质增生(图2),脑膜浸润有混合的单核和多形核炎性细胞(图3)。

Figure 3. Meningitis with mononuclear cells and a few polymorphonuclear cells. Cerebrum.
Figure 3. Meningitis with mononuclear cells and a few polymorphonuclear cells. Cerebrum.

 

 3:单核细胞和少数多形核细胞的脑膜炎。大脑。

肝脏出现局灶性坏死,坏死区域周围组织出现嗜中性核内包涵体(图4)。假定诊断为伪狂犬病。

Figure 4. Focal hepatic necrosis with occasional amphophilic intranuclear inclusions in peri-necrotic zone. Liver.
Figure 4. Focal hepatic necrosis with occasional amphophilic intranuclear inclusions in peri-necrotic zone. Liver.

4:局灶性肝坏死,坏死周围区偶见嗜中性核内包涵体。肝脏

眼睛玻璃体的PCR产生了猪α疱疹病毒1型(伪狂犬病)US8基因的扩增DNA,编码gE,(糖蛋白E),证实存在野生型伪狂犬病病毒。对US8扩增片段的测序表明,检测到的病毒与当前在中国很常见的一种2型伪狂犬病新变种属于一个聚类。(图5

已知该猪群的伪狂犬病毒gE抗体血清呈阳性。先前感染的母猪将长期呈伪狂犬病毒-gE血清阳性,并将抗gE抗体传递给仔猪,使其在15周龄前呈伪狂犬病毒血清阳性。因此对仔猪进行抗体检测的意义不大,因大多数母猪都是阳性。在不清楚母猪gE抗体的持续时间的情况下,可能会作出伪狂犬病毒假阳性诊断。

结果

该猪场表示,伪狂犬病毒阳性后备母猪已进入种猪群,而对ASF的防控阻碍了对伪狂犬病的常规疫苗接种。伪狂犬病毒疫苗接种计划中的错误已得到解决,猪场未出现新的类似病例。

Figure 5. PhyML Phylogenetic tree, PRV gE showing type1 (kaplan/becker -like) strains, "classical" type 2 (Fa/SC/Ea-like) strains , and enhanced virulence type2 (TJ/hb1201-like) strains.  Recent PRV, this case [20-1048], and human encephalitis PRV hSD1-2019 are clustering with TJ/hb1201.
Figure 5. PhyML Phylogenetic tree, PRV gE showing type1 (kaplan/becker -like) strains, "classical" type 2 (Fa/SC/Ea-like) strains , and enhanced virulence type2 (TJ/hb1201-like) strains.  Recent PRV, this case [20-1048], and human encephalitis PRV hSD1-2019 are clustering with TJ/hb1201.

 

5PhyML系统发育树,伪狂犬病毒-gE 1型菌株(kaplan/becker样),“经典”2型菌株(Fa/SC/Ea样)和增强型2型菌株(TJ/hb1201样)。近期伪狂犬病毒、本病例【20-1048】和人类脑炎PRV hSD1-2019TJ/hb1201同属于一个聚类。

讨论

伪狂犬病(PRV),也称为“奥耶斯基氏病”(AD),1813年被报道为牛的一种致命性神经疾病,常被误认为是牛和狗的狂犬病。由于瘙痒回路中的神经损伤,会导致剧烈的瘙痒,这种情况被称为“疯狂瘙痒”,但有时也被称为“传染性延髓麻痹”。20世纪30年代,R.E.Shope报道说,欧洲的伪狂犬病和美国的疯痒病是同一种疾病,在大多数生猪生产国的猪中广泛流行。

猪是伪狂犬病毒的天然宿主。伪狂犬病感染可能是轻微的,几乎不明显的,也可能导致高死亡率的快速爆发。观察到的PRV的毒力差异主要是受到毒株类型、动物因素以及一些随机因素的影响。

伪狂犬病病毒在种猪中表现的主要症状是呼吸道疾病和以流产、胚胎死亡、难产、木乃伊胎、弱仔、不孕等为主要症状的病毒性繁殖综合征。

此前从未报道过猪感染伪狂犬病毒后的眼部感染。

6周龄以下的仔猪可能出现神经症状、颤抖、共济失调、痉挛、腹泻、呼吸窘迫和高死亡率。在哺乳期感染的仔猪扁桃体、肝脏,有时脾脏上常有白色坏死灶。年龄较大的猪通常表现出呼吸道症状;当并发感染支原体、胸膜肺炎放线杆菌、链球菌、经典猪瘟、胃溃疡和通风系统故障等共存问题时,会出现咳嗽、呼吸困难和全身性呼吸综合征。患有伪狂犬病的生长猪偶尔会出现中枢神经系统症状,但在繁殖期动物中很少出现。肾脏可能有出血。鉴别诊断可包括猪圆环病毒2型、经典猪瘟、非洲猪瘟和蓝耳病,也可能是共同感染。

PRV通过持续感染的母猪垂直传播,或通过污染的物品、肮脏的卡车和设施以及感染的动物进行传播。受感染的生长猪很容易通过呼吸途径传播伪狂犬病毒。在凉爽潮湿的空气中,气溶胶可能会传播数公里。

伪狂犬病毒可在猪以外的动物中观察到,尤其是牛、羊、水貂、狗和猫。雏鸡也易感。已在伪狂犬病毒感染的猪场中观察到具有抗药性的狗,但一般来说狗易感,并在出现中枢神经系统症状后,其结果是致命的。

奥耶斯基氏病应该被认为是人畜共患病吗?

人类对该病毒的抵抗力比较强。尽管病毒确实在培养的人类细胞中复制,但人类感染极其罕见。据报告,人类因接触猫和狗而感染,出现轻微的临床症状,但已康复并发生血清转化。最近,在中国猪场的饲养员、兽医和屠宰场工人中记录了几例严重的脑炎和眼内炎病例。受伤或创伤史通常与这种严重的人类感染有关。在最近的人类伪狂犬病毒病例中检测到的病毒与本病例中检测到的伪狂犬病毒密切相关(图5)。

是否有良好有效的疫苗?

接种疫苗可有效降低伪狂犬病毒的严重程度和传播。伪狂犬病毒可以用现有技术治愈,但在中国大多数主要的生猪生产省份都呈地方性流行,在生猪养殖密度高的地区,猪群流行率接近60%。中国猪场可以使用灭活疫苗和改良活疫苗,大多数猪群也接种了伪狂犬病疫苗。全世界使用的大多数伪狂犬病毒疫苗都带有gE基因的缺失,使得改良活疫苗无毒,并赋予DIVA(区分感染动物和接种动物)能力。第一批gE缺失疫苗是Bartha-K61无毒活疫苗和被称为“Norden”的BucharestBuk)疫苗。目前正在使用完全或部分缺失gE的伪狂犬病毒疫苗。在使用DIVA策略和配合全进/全出批次化生产的卫生/隔离措施的情况下疫苗是净化和根除伪狂犬病的有用工具。伪狂犬病疫苗不会诱导无菌免疫力,也不会在猪周围形成“魔法泡泡”,以保护猪在变幻莫测的野外条件下免受感染。然而,可预测反复接种伪狂犬病毒疫苗的母猪产生被动体液免疫,保护其所产仔猪免受感染,直到断奶。反复接种疫苗的母猪不太可能将伪狂犬病毒传染给仔猪或引入的阴性或准阴性后备母猪。灭活病毒疫苗在加强免疫方面比改良活疫苗更有效,但经验表明,在无法获得灭活疫苗的情况下,改良活疫苗作为加强剂也“足够好”。如果接种疫苗的母猪产下的后备母猪被接种疫苗并采用全进/全出分批饲养,那么它们进入接种疫苗的母猪群后,可能会保持阴性,并通过减员取代老的感染母猪。很多猪群、地区或整个国家就采用了这种方法完成了对该病毒的净化。

强毒力伪狂犬病

大约自2011年以来,中国已报告了伪狂犬病的“毒力增强型”(EV)变种。“西方” 伪狂犬病病毒株如KaplanBecker Bartha等属于1型群(图5)。请注意,Bartha K-61完全缺失了gE。“经典”中国/亚洲伪狂犬病病毒{EaFaSC}2型。变异2型菌株{TJhb1201jsy7-2021,…}与最近“毒力增强”的伪狂犬病暴发有关(病理学比经典的2型更严重)。来自人类脑炎/眼炎(如GenBank:MT469550hSD1-2019))的伪狂犬病病毒与在这一罕见病例中检测到的20-1048病毒以及EV菌株密切相关。(图5)。其中一些毒力增强可能是由于Bartha型缺失疫苗不刺激免疫而导致的gE糖蛋白的变化,或者是由于其他位点的变化。

根除伪狂犬病病毒是可能和可行的,对可持续性、粮食安全和人类健康具有重要影响,并将消除猪场的一个重要损失来源。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非洲猪瘟病毒的传播途径
下一篇:最后一页